《钢琴师》在钢琴声中得到救赎从软弱到觉醒人性的音乐

为数不多会选择二刷的电影。刚好在看完一本世界历史的当晚,看完了这部电影。我觉得导演(和原小说)做的最好的两件事,第一就是给大屠杀的故事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出口。钢琴师、音乐。我不断的回想电影的细节。男主和音乐的亲密关系应该比和家人要更紧密。哥哥姐姐被抓走再次和家人团聚相拥,他也只是在一旁心疼着,轻骂着。

在男主和家人分开之前的最后时间里,男主对并排的妹妹说,我真希望我可以多了解你一点。影片后半段没有再提起任何他寻找家人的事情。(我非常喜爱家人凑齐20波币买了一小块牛奶糖,年迈的老父亲用小刀为每个人切出一小块。)

这部电影有太多让我难以释怀的地方,太多的细节、对白、镜头,久久重现心中。感到最难过的镜头,是广袤的废墟与右下角渺小踟蹰的主角的那处。镜头中的废墟在阳光下一片纯白,就像倾覆的大雪覆盖住世界,让我感到满心苍凉。无话可说,也无言可谈。生命、梦想、亲情、爱情,从前我们所拥有的太多人生的主题,在这一片战争的废墟中,什么也不是。活着已是上帝的恩赐,谁还敢再期盼些什么?

他言语太少,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可以让他躲得很好,让他拥有奇迹般的能力,数次死里逃生。哪怕在蓬头垢面的时候,在生死未卜的时候,坐在落满尘土的钢琴前,坐在一束微弱的光线里,他依然能够在钢琴声里得到救赎。

全片最感人的是德国少将。他站在黑暗的立场,却遵守了光明的人性。他一人的良心抵抗不了大流的选择,在镜头照到少将桌上家人的照片时,我的眼泪差点就出来了:照片中笑得那么温暖的人,怎么会愿意当战争的侩子手?他会不会可能是想让自己的家人在战争中过得好一些,才不得以努力守护着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在战争里,个人实在是太渺小了。

尤其到最后结尾,看到救了主人公的少将死在战俘营,我一直在想,少将其实也是被战争迫害的人啊。战争到最后,施暴者与受虐者都遭受着残害。我们或许可以单从一个立场去判断正邪对错,而这部电影教会世人,我们无法统共地去断定人性。

电影选对了演员很重要,艾德里安·布洛迪有神的眼睛和精彩的表演,成就了这部动人的电影。他完美的侧颜,骨节分明的手。一举一动都有神,有气质。认识他是在我喜欢的导演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里,当时就记住了这张脸,却一直没有观看这一部让他获得奥斯卡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帝的钢琴家。他用眼睛传递出的哀伤情绪贯穿整个影片。能在戏剧界成绩斐然的表演者,在电影领域演技总是在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