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语电影《金珠玛米》用人性呈现有血有肉的主旋律影片

四川在线年昌都战役为历史背景的藏语电影《金珠玛米》在成都峨影1958电影城举行首映礼,导演杨蕊携主演多布杰、洛桑念扎、阿旺仁青、扎西德勒、洛桑达瓦与观众现场交流。该片由四川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昌都市康延川文化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通泰投资有限公司等联合出品,将于12月8日在全国公映。

在首映礼上,影片主创与观众提前观看了这部影片,让观众领略到一部不一样的主旋律影片。《金珠玛米》讲述了战士华山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与当地头人、土匪和差巴(给农奴主支差的人)之间发生的曲折故事,既有几派力量的较量,还有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展现了历史变革之际西藏各阶层之间的人性碰撞,以及两个民族相互融合的过程。影片大量使用航拍镜头,展现了藏东高原的自然风貌。

导演杨蕊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师,多年来一直在做少数名族题材的影视作品,她表示,《金珠玛米》是用商业片的节奏叙事,以一个的视角来反映大背景下人和人之间的交融。虽然这是一次“命题作文”,但杨蕊希望通过电影,让观众看到在高原上生活着的这些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以往西藏题材的影片多为小众文艺片,《金珠玛米》中人物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包括对人性的考验,更贴近普通人。”

在影片中,土匪雪鹰(占堆)虽然是一个年轻的藏族青年,但片中形象却是满头白发。谈及该角色造型,杨蕊解释道,占堆是一个侠骨柔肠的形象,他对央金一往情深,他虽然是一个年轻的强盗,但长期颠沛流离,同时也饱受相思之苦,便白了头。“当他揭开面具的时候,虽然饱经沧桑,但内心是有温度的,很多观众都被占堆这个有情有义的角色打动。”

“金珠玛米”的意思是打碎锁链的人,即解放者。杨蕊也表示,“在影片中,所有人都打碎了锁链,每个人都在解放自己,希望通过原始野性美的画面向观众传递人性的复杂与对尊严的思考。”

曾出演过《红河谷》《可可西里》《无人区》等影片的演员多布杰在该片中扮演藏族头人洛桑一角。多布杰说:“虽然我以往出演过许多头人、土司角色,但此次塑造的角色更加人性化,更有血有肉。比如,他也有心爱的女人,但作为贵族,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和考虑。”

为更好地再现昌都战役大背景下的历史场景,追求电影艺术的线米以上高原拍摄,女导演杨蕊带领剧组硬扛出了这部硬汉电影。在首映礼现场,影片结束后,播放了讲述该片拍摄过程的纪录片。由于伤病产生的人员更换,拍摄80天后杀青,剧组从最初的300多人只剩50人。由于拍摄地路途遥远、路程艰险,机器运输在缺氧的情况下比平常要难上几倍,最开始几个精壮的小伙子抬一个摇臂不成问题,几十天后三个成年男人抬一个三脚架都十分吃力。尽管每一步都困难重重,但大家苦中作乐,毫无怨言。

拍摄条件恶劣,高原反应都是“家常便饭”,据悉,在拍摄过程中,杨蕊因为高海拔环境和长期劳累双肺感染,有半个月的时间,杨蕊都是打着吊瓶坚持在取景器前。杨蕊说:“这次拍摄的经历终身难忘,拍摄期间,龙卷风,冰雹等等都突然而至,虽然让我们拍摄时很狼狈很艰苦,但也让我们见识了雪域高原的壮美。这些前所未有的体验,也是我们生命中一笔宝贵的财富。”饰演女主角的杨秀措则感叹杨蕊导演是头“牛”,所有人都在坚持,都很崩溃,但演员还有拍摄间歇可以休整,导演却要一直坚守在第一线。用导演自己的话说就是:“拍这个电影就是硬抗,扛不住了就死扛。”

值得一提的是,《金珠玛米》虽然是一部西藏题材的影片,但也与四川有不小的渊源。据了解,在影片一开始,进藏,便是在甘孜德格县和雀儿山取景。杨蕊清楚地记得,那是2015年6月中旬,当他们登上山顶,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拍摄条件非常艰辛,但是四川当地的群众演员非常能吃苦,再加上当地政府的支持,3天的拍摄工作才能顺利完成。”杨蕊表示,所有人都有当演员的潜力,重要的是要让他们忘了镜头的存在,削弱表演的成分,加上有专业演员的带动,就不是一件难事了。

而《金珠玛米》的出品方之一是四川出版集团,对四川的文化企业参与影片投资,杨蕊表示:“四川出版集团对民族题材影视剧感兴趣,之前我们有图书合作,建立友谊,他们看了粗剪片觉得质量不错,就决定投资。”

对于影片票房,导演杨蕊直言:“票房我不敢说有期许,但我们有一个自信,这是一部西部热血情感片,整个12月上映的影片这种类型是唯一的。我们希望打出这个差异,电影里不仅有自然奇观,还有战争中动人的爱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