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再敢拍也赶不上“N号房”真实的人性之恶那我们呢?

每次看韩国的现实题材电影,常常震撼于对社会阴暗面的揭露如此直白大胆,而结局总是冰冷黑暗,陷入深深的绝望与窒息。

韩国电影高度还原着社会现实,而孕育这些电影的现实土壤,本身又残酷得超乎想象。

近几天频频刷爆热搜的“N号房”事件,更是不断刷新对人性之恶的认知下限。原来那些在韩国电影里目睹的罪恶,统统不过现实的冰山一角。

“N号房”事件,是从2018年下半年到今年3月被曝光之前,在聊天软件Telegram上发生的一起大规模数码性犯罪和性剥削事件。

从1号房到8号房,散布着大量受害女性的性剥削影像,会员继续充值便可进入更高等级的下一个房间,还有诸如“女教师房”“女军人房”“女中学生房”甚至“女幼儿房”等不同主题的房间。

受害女性有的是被偷下私密照片和视频,有的被迫用刀在皮肤上刻“奴隶”,裸体学狗叫,自残,被性侵,体内放入幼虫等等,这些影像被数万人在线万人。

在韩国,“数码性犯罪”十分猖狂,行为像瘟疫般在社会上蔓延,公共场所的女洗手间隔间内到处都是装着摄像头的孔洞,女性上个厕所都要提心吊胆谨防。

去年一部韩国电影《女警》的主题便是“数码性犯罪”,影片中有段河正宇的客串演出,讲解了一系列惯犯的伎俩,幽默之余,细思极恐:

他们有圆珠笔一样的超小型设备,安装在眼镜上的摄像头,各种便宜的小型相机,纽扣大的摄像头,最简单的还有在鞋底粘镜子偷窥女性裙底。

电影中年轻女大学生在夜店被人下药,拍下视频,加害者把视频上传到,在规定时间内达到三万赞就公开。网站运营者通过这种方式宣传来增加会员数,还进行虚拟货币交易,牟取非法收入。

但远比行径恶劣的是,“N号房”是赤裸裸的和性剥削。他们掌握了受害者的真实信息,引诱或是胁迫受害者拍下视频,如有反抗便威胁报复,甚至线下,并把的过程拍下来以供围观。

针对青少年的侵害甚至比成年人更为严重。嫌疑人曾用5万韩元(约280元)代金劵引诱年仅10岁的孩子进行拍摄;一个初中女孩为了保护还在上小学的妹妹,拒绝拍摄视频,自己却在放学路上遭到。

韩媒最新曝出的消息显示,“N号房”的受害者中还有十几岁的男性青少年,以他们为对象的性剥削物散布在专门的房间里。

每当社会上曝出未成年人遭遇恶劣性侵案件,那两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著名韩国电影《熔炉》和《素媛》都会被反复提及。

我是在五六年前的某个夜晚两部连看的,结果一夜未睡,控制不住地流泪直到天亮,至今不敢再打开第二遍。《熔炉》中校长趴在厕所隔间上的那张猥琐笑脸,和《素媛》里那句“能让叔叔也撑你的伞吗?”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

最可恨的,是现实中的加害者并未得到应有的惩罚。“素媛案”的罪犯赵斗淳只被判刑12年,距离刑满释放还剩不到一年,而“素媛”今年才刚刚二十岁。

2011年电影《熔炉》上映,百万民众签名要求重启调查,推动了《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的颁布。

《素媛》的原型案件促使韩国法律提高了对儿童性侵犯犯罪的量刑标准,从最高刑期15年逐步升级到30年、50年直至无期徒刑。

可是,关于青少年的性侵害事件依然屡禁不止,这次的“N号房”事件再次引发轩然,仿佛雾津市上空的重重阴霾久未散去。

当名为“博士”的第三任管理者赵主彬被公开示众的时候,自杀未遂的他颈部套着护具,对着镜头说:“感谢让我结束了恶魔的生活。”

媒体曝光他的履历,25岁,某工业大学信息通讯系毕业,在校期间屡次获得奖学金,担任校报编辑,多次发表文章,被捕前三个月还在参加志愿服务活动。

他的样貌看上去和普通年轻人没什么差别,因为微胖还有点朴实憨厚感,如果不知道真实面目的话,周围人眼中的他肯定是个优秀的好青年。

宋康昊饰演的警察回到案发现场,路过的小女孩说,不久前看见一个男人来这里“回顾以前做过的事情”。

警察问:“你看见他的脸了吗?他长什么样?”小女孩想了想说:“……平常的那种,普普通通。”

电影《追击者》中,河正宇饰演的杀人魔平时看上去就是毫不起眼的样子,却冷漠地举起锤子对女郎痛下杀手。

后续被捕的“博士”的后继者,运营着最多2万会员的单独房的“太平洋”,是个年仅16岁的少年。

以未成年人性侵为题材的韩国电影《韩公主》中,女主韩宫菊和闺蜜的,是和她们年纪相仿的43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43个高中生,穿着校服,戴着大猩猩面罩,做着禽兽不如的恶行。

另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作品《妈妈别哭》,高中生恩雅被自己心仪的男生设计,遭到性侵并被拍下录像,还被迫裸体为施暴者拉大提琴。

而“未成年”却常常成为这些施暴者的免罪金牌。家长哀求“他还是个孩子啊,只是不懂事犯了错”,老师袒护“他年纪还小,还有改过的机会,不要毁了他的将来”,法律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对加害者从轻处罚。

韩国网友说得好,韩国全国的出租车数量约有26万台,也就是说,你在韩国街头遇见出租车的概率等同于遇见“N号房”注册会员的概率。

对于韩国大多数男性来说,女性司空见惯,他们似乎并不觉得这种事情多么龌龊,甚至乐于互相分享。

《82年生的金智英》中也有涉及的桥段。保安偷偷在三楼的女洗手间安装了摄像头,公司的男同事在网上发现了那些照片却不报警,反而和其他男同事分享传看。

更何况,“N号房”的注册会员不止是冷眼旁观那么简单。“N号房”要求每个参与者必须发表侮辱性言论或上传类似的视频,这样才不会被强制退群。

那些声称“无辜”的人,把肮脏的触手伸向了身边的朋友、前女友、女同学、女同事甚至自己的亲戚家人。

没有买卖就没有侵害,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他们既是罪恶的消费者,也是根源上的生产者。

随着媒体进一步深挖,信息越来越震撼。注册会员中不乏知名艺人、教授、创业公司CEO等具有社会地位的知名人士。

最初揭露这些丑陋真相的,不是什么正规的调查机构或新闻媒体,而是两位立志成为记者的女大学生。她们从去年7月开始卧底进入“N号房”,持续一个月收集证据。

此消息一出,感慨女生勇敢的同时似乎见怪不怪。果然啊,还是要靠女性解救女性,那26万围观的男性难道没有一个想要报警吗?

曾经有一名男性报警,但因为警方不够重视而不了了之,这名报警的男性后来竟然成为了房主之一。

电影《女警》对韩国警方的轻视态度进行了嘲讽。关于“数码性犯罪”的案件不算进业绩,根本没人愿意追查,还抱怨连连,只有被发配到信访室的几个女警,在重重困难下紧追不放。

韩国警方的疏忽怠慢,整个社会文化的默许和纵容,变相助长了这类犯罪行为的发生。

对于“N号房”以及类似性暴力的受害者来说,惨痛经历是伴随一生难以磨灭的阴影,心理创痛比生理性伤害更难治愈。

缺少生活费的初中女生上网发帖寻找兼职,就成了“N号房”狩猎的对象,因此患上了躁郁症和忧郁症,感觉被人跟踪,甚至不敢迈出家门一步。

有些无法走出阴影的受害者,在悲愤交加之下会选择用极端方式结束年轻的生命,这在类似性暴力题材的影视作品中屡见不鲜。

《女警》中被拍下性侵视频的年轻女性在报警后冲上马路自杀,《妈妈别哭》中的少女恩雅割腕自尽。

曾引起社会轰动的韩国女星张紫妍事件也被改编成了电影《玩物》。在性暴力的黑暗重灾区娱乐圈,女明星人前风光,背后却不得不面对“潜规则”,被当做性贿赂的交易筹码。女明星不堪受辱,留下日记后自杀身亡,警方却以单纯的自杀案结束调查。

面对命运的不公,也有人化身复仇女神“以暴制暴”,甚至不惜和加害者同归于尽。

恩雅妈妈为女儿报仇,将侵害她的男生全部杀死;《熔炉》中的男孩拖着老师同归于尽;《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中被非人对待的金福南,燃起复仇之火,挥舞着镰刀疯狂砍向奴役她的人们……

然而,大多数现实中的受害者,更倾向于沉默和逃避,不敢发声不敢揭露,来自社会的偏见压得他们无力反抗。

素媛说:“我觉得该给淋雨的大叔撑伞,所以就给他撑了,但人们都说是我的错,谁也不夸我。”韩宫菊说:“我没做错什么……接受道歉的我为什么要逃走?”

明明不是他们的过错,却被打上“受害者的标签”,被学校认为是“玩得很开的孩子”,被家长指责不该乱传照,不该独自走夜路,不该穿过短的裙子等等,甚至整个社会都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

这种偏见在将来他们上大学、步入社会甚至结婚时,都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大多数受害者宁可选择独自默默承受,祈求时间把痛苦淡忘。

“N号房”不是只发生在一海之隔的韩国,此次事件的爆发同样引起了公众对于国内“数码性犯罪”的关注和调查。

集广大网友之力,“芽苗论坛”“次元公馆”等发布儿童不雅视频的网站浮出水面,堪称国内版“N号房”。

据《新京报》的调查,这些网站首页充斥着未成年人身体的图片,还配有“四岁”“大眼漂亮萝莉”“初高中生”等露骨的字眼,吸引用户点击。

观看者如需点击浏览这些图片和视频内容,需要注册并充值成为会员,年费会员的花费大概几十到上百元。

“次元公馆”网站注册总用户数达到256万人次,而且新会员人数还在持续增加。“芽苗论坛”的注册会员数更是达到令人震惊的860万人。网站实时在线人左右。

但反观华语电影,以未成年人性侵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却是凤毛麟角。仔细想了半天,我只找出一部2017年的电影《嘉年华》。

故事讲述的是两个12岁的女孩遭到性侵,关键证据掌握在酒店服务员,一个年仅15岁的少女小米手上。外来务工无依无靠的小米,因为害怕丢失工作不敢说出真相。

极具社会话题性的题材,涉及绝大多数国产片不敢触碰的禁区,对未成年少女所面对的社会、家庭问题的探讨,对底层女性生存困境的真实展现,细腻冷静的叙述风格,都令这部影片成为华语电影中难能可贵的佳作。

《嘉年华》拿下了威尼斯电影节、台北金马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多个重量级奖项的提名,更有观众感叹:“我们终于拍出了《熔炉》那样的电影!”

另外还有一部2014年的台湾电影《不能说的夏天》,是关于老师性侵女学生的事件。

时常感慨韩国有《熔炉》和《素媛》这类“改变了国家”的电影。虽然电影永远不能代替法治,靠电影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也未必是件好事,但作为一种贴近大众的艺术形式,关注现实题材的电影能够成为直面当下社会问题的窗口,引发公众的关注、讨论和思考,发挥它的社会批判价值和意义。

希望类似“N号房”的事件少一点,类似《嘉年华》的电影多一点;对受害者的指责和偏见少一点,关心和保护多一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