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必须迎接自己的成人礼

屏幕上,新华社的标题赫然在目:《宣传暴力、灵异,变味的“剧本杀”引担忧》。

它以剧本为核心,玩家分别扮演不同角色,在DM(主持人)的带领下共同演绎剧情。

因此,也会有人称其为“升级版的狼人杀”——不过,两边的玩家都不愿同意这种说法。

从一开始“成年人过家家”的调侃,到“花钱找罪受”、“陌生人聚堆开会”的吐槽,再到“不正经”、“借游戏之名互撩约炮”的批判。

根据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预计国内实体剧本杀2021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有望达到941万。

作为参考,2020年国内电影票房为204亿,是剧本杀市场规模的1.3倍。

回望三年前,2018年剧本杀市场规模仅为65.3亿元,为同年电影票房十分之一,其增长速度可见一斑。

“当线上教培行业急刹车,游戏行业被一纸公告降温后,Z世代的数据会流向哪里呢?”一个月前,谈起剧本杀的火热,一位文娱投资人信心满满道。

对投资机构的专业投资人而言,因“看不懂”而错过下一个“腾讯/B站”,是他们内心最大的恐惧。

在这种恐惧的驱使下,无论是VC还是大公司战略投资部,都在密切关注剧本杀行业。

其中,平台型剧本杀公司,尤其是那些集线上线下于一体,提供B端和C端双向服务的创业公司,最为受到资本的青睐。

另一边,由于该模式“生意属性”明显,即交易过程十分的原始且清晰,强大的现金流属性,风口来袭的预期,使得线下门店的中小型投资创业者更是遍地开花。

随着竞争的日益激烈,“豪华装修”成了剧本杀老板们做出差异化的重要出口,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成本有着不断上升的趋势。

我们以30万元为投资平均数,4.5万家店面,该行业背后吸纳的社会投资金额就已达上百亿(135亿)。

此外的任何行业,你慢慢跑可以,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发展都没有问题,可一旦集结为“风口”,出现了“资本过热”的态势,让整个社会都闻到了五六年前互联网行业的那种急迫与疯狂。

那对不起,不管你是新出来的社区团购,还存在了一段时间的流量明星,都必须接受规范化的冷水。

由于疫情以及国际原因,整个社会的资源目前已经不再允许所谓的“适当的浪费”,更不能再承受“风口过后的一地鸡毛”带来的额外损失。

以“质量”为代价换取“发展速度”的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剧本杀当然也同样适用于本逻辑。

但这绝不是客气话,事实上,我打心底认为此次报道将利好整个行业以及相关消费群体。

由于剧本杀还是个新兴娱乐类别,截至目前,行业监管和审批制度依然还处于缺位状态。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随着行业竞争的日趋激烈,很难保证没有创作者和发行会选择铤而走险。

倘若真的在内容方面发生重大越线行为,整个行业恐怕都将迎来不可估量的严重打击。

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剧本杀消费需求增速达3800%,店家每年对剧本的需求量在6-8万套,而剧本的产量上限只有1-2万套,供需之间存在3-4倍的市场逆差。

娱乐硬糖、娱乐资本论等媒体都曾先后报道,剧本杀展会上,为了获得城限本的购买权,年轻漂亮的女店长给发行方“塞房卡”陪睡的破事时有发生。

倘若预期中的规范化、强监管可以到来,对部分打擦边球、无底线营销、非法牟利的投机者而言自然是灭顶之灾。

关于版号这件事,许多人本能地认定这只是一种束缚,但事实上,版号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隐形的保护。

虽然身上貌似很轻快,但内心的惶恐和不确定性,只会随着速度的不断飙升而持续增加。

剧本杀作为与思想传播紧密相关的娱乐载体,幻想着能一直躲在无监管的阴影里是不切实际的。

一方面,血腥、暴力、恐怖、色情等与多巴胺直接相关的刺激性内容,对整个行业有着“劣币驱逐良币”的隐患。

另一边,倘若有了版号作为一种官方的认可乃至背书,这对于优秀的,对社会有益的内容产品无疑是一大利好。

更进一步来看,如果真的可以被明确纳入监管范围,这便意味着剧本杀这一新兴娱乐产业正式被主流社会所接纳承认。

但影视行业中颇有一部分人认为,好莱坞之所以能崛起,是因为其有着极为牢固的根基——“B级片”。

B级片拍摄时间短且制作预算低的影片,所以普遍布景简陋、道具粗糙,影片常缺乏质感,没有良好的品质。

大萧条时期,为了更好地招徕观众,美国电影市场上出现了所谓的“双片制”,即在一部投资巨大、制作精良的“A级片”之后,另外再附送一个成本低廉的B片,同时票价保持不变。

B级片成本低廉、制作周期短,甚至可以利用其它影片的服装、道具等,可以起到充分利用公司资源、加速、平衡投资风险的作用,而且训练了一大批技术人员。

正是有如此庞大的市场,可以让腰部以及腰部以下的三流、末流从业者“有口饭吃”。

这才保证了整个行业人才梯队的平缓,使得无数新人可以放心进入这一行业,而好莱坞市场也由此可以源源不断的产出一流的头部人才。

但老实说,一方面该类型的数量不够庞大,或者说,在网络渠道中,在大量经典老片作为备选的情况下,该类片子的受众也不够多。

另一方面,销售渠道和销售模式的特性,也使得该类片子出现了“将90%的成本放在前6分钟”、“康帅傅式蹭热度”、“花大钱购买流量导流”等营销为先的特点。

这就导致了人才梯队的容纳性不够,且编剧这一职业在网大中更是被进一步边缘化。

谈起影视创作,人们都会强调编剧的核心地位。但在我们的实际行业中,编剧行业已然成了“泥潭粪坑”。

有一类是“开会编剧”。有名气,有订单,拿到任务后再找小编剧将任务分包,小编剧按五千到两万一集分成,但没有署名权。

倘若想自己单干,写一半导演跑路,投资人撤资,尾款不付,这都是再常见不过的事。

一方面,由于重复消费频次极低,所以整个市场对“新作品”的要求非常之高,哪怕有特别牛的头部作品,也不过多挤占新作品的市场。

同时,差异化竞争是剧本杀店的基本经营逻辑,所以店家通常会买别家没有的本子,这就让即使最次的本子也会有很多人买。

一个剧本杀普通盒装本的定价最初在均价300元左右,现在一路飙升到均价500元左右,甚至还有往上涨的趋势;

而高级的城市限定本,每个城市最多卖3家的剧本,定价在1500~3000元不等;最高级的独家本,每个城市限定一本,定价在4000~20000元不等。

对应到作者收入,对于没有名气的作者本子,大多采取一刀切的买断,买断的价格一般少到几千元,高到两三万不等,足以保障日常的生活。

小有名气的作者则通常会采取分成的形式,据媒体报道,某爆款剧本的作者拿到很少比例的分成就有200万,剧本实际收益至少400万以上,而且此收益还在不断增加中。

当然了,由于消费形式的差异,剧本杀作者与影视编剧之间还有着不小的技术鸿沟,比如剧本杀需要照顾到每一个角色的戏份,而影视作品中往往分有主配角。

这意味着倘若影视编剧的乱象得不到改正(恐怕也没有希望),剧本杀的行业优势,将形成巨大的虹吸效应;

这意味着随着剧本杀的不断发展,在未来是有可能在编剧人才上反哺影视行业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